• 无禅法苑——《维摩诘经鉴旨》—菩萨品第四
    发布日期:2019-09-05 16:08   来源:未知   阅读:

  之前第三品是世尊让声闻乘的弟子去问疾,500弟子全部都推脱了,而这一品是世尊让修行更高的菩萨乘去问疾,主要是:弥勒菩萨、光严童子、持世菩萨、长者子善德居士。借机阐述了佛教中几个重要概念:菩提、道场、法乐和法施。维摩诘是大菩萨阶位转世,与文殊师利相当,这一品中的菩萨也各自讲述了自己不堪任诣问疾的因由。

  【原文】:“于是佛告弥勒菩萨:「汝行诣维摩诘问疾!」弥勒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诣彼问疾。所以者何?忆念我昔,为兜率天王及其眷属,说不退转地之行。”

  【无禅释义】:弥勒,南印度婆罗门种姓,弥勒又名慈氏。我们一般信众居士往生,首选是西方净土极乐世界,因为阿弥陀佛、观世音及大势至菩萨在那里,同时普惠的阶位也比较多,从下品下生至上品上生,一共九品可以满足不同根性、带业修行者往生的需求,同时根据不同的往生功德业果,西方净土由底到高有四土可以依次进阶:凡圣同居土、方便有余土、实报庄严土和常寂光佛土。但也有发愿往生兜率天弥勒内院的,比如近代的太虚法师、虚云大和尚,他和他的弟子就是发愿往生弥勒内院。然后,今后跟着弥勒菩萨一起下凡入世圆满福报,证得最终的佛果位。

  根据《弥勒下生经》,弥勒菩萨受世尊嘱托,下一世会到这个世界来成佛称为弥勒佛,我国历史上甚至当代很多的外道就假以这部经号称自己或其创始人就是弥勒菩萨降世,借佛法外衣蛊惑众生。

  “说不退转地之行。”不退转地也就不动地,也即是八地菩萨,也就是《阿弥陀经》上讲的阿鞞[ bì ]跋致。八地菩萨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在这一阶位,实证无为法,也就是证到无生法忍,不再退转,从八地开始证佛果仅是时间问题。更多的了解,大家可以参见《华严经》十地品。

  【原文】:“时维摩诘来谓我言:『弥勒!世尊授仁者记,一生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用何生得受记乎?过去耶?未来耶?现在耶?若过去生,过去生已灭;若未来生,未来生未至;若现在生,现在生无住。”

  【无禅释义】:世尊在法华会上为很多弟子授记,包括弥勒以及专门与世尊作对的提婆达多。授记即是授印在今后某一世成佛,以及佛名是什么等等。世尊授记弥勒在此一生即得证大乘无上果位。然后,维摩诘就问了,弥勒,你被世尊授记成佛,是用那一世授的记?过去、现在还是未来?如果是过去生,过去生已灭,如果是未来生,未来生还没到,如果是此生,此生则生灭不住。为什么维摩诘这样问?其实是摩诘居士有意将一个事实发生的东西作为话引子,引出如来的恒常性,不生灭性,以及离三世时间属性的法理。

  【原文】:“如佛所说:比丘!汝今即时亦生、亦老、亦灭。若以无生得受记者,无生即是正位,于正位中,亦无受记,亦无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云何弥勒受一生记乎?为从如生得受记耶?为从如灭得受记耶?若以如生得受记者,如无有生;若以如灭得受记者,如无有灭。一切众生皆如也,一切法亦如也,众圣贤亦如也,至于弥勒亦如也。”

  【无禅释义】:“汝今即时亦生、亦老、亦灭。”我们在当下的一瞬间,其实就包含了过未现三际的状态。包括我们讲的因果,所谓因果并无前后,同生同灭,因果同时。当下即因即果。所谓的业力也是妄识分别,由心而造,并且无论缘起阿赖耶识种子还是缘起当下的自心攀缘造作都是如此。过未现三际,均是当下一念,说过去因造当下果,仅为方便说法。因此,净土也在当下,心净即国土净。心净与国土净也是互为因果,并且因果同时,又同体不二。

  “若以无生得受记者,无生即是正位。”我们的这个无上正觉是超越时间和空间周界的,当下体证就是永恒,遍覆三际。正位不属于任何时间轴上的切片,因此是以无生而得授记,无生即是正位。在此正位中,无有前后际,无有内外、我它分别,无有当下和永恒,也无有生灭和涅槃,因此,此正位是无位之位,无位即无记可授,亦无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可得。

  “为从如生得受记耶?为从如灭得受记耶?若以如生得受记者,如无有生;若以如灭得受记者,如无有灭。”生灭就是无常,无论是从生得授记还是灭得授记那么授的就不是正位,而是生灭法。其实维摩诘讲到这里,弥勒已经清楚明白了,但还是耐心的多解释了几句:从如生得授记,这个正位正觉本就不生,从如灭得授记,这个正位正觉本就不灭。不仅弥勒如此,一切圣贤和众生都是如此,因为我们的佛性都是无差无别的。

  【原文】:“若弥勒得受记者,一切众生亦应受记,所以者何?夫如者,不二、不异。若弥勒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一切众生皆亦应得,所以者何?一切众生,即菩提相。若弥勒得灭度者,一切众生亦应灭度,所以者何?诸佛知一切众生毕竟寂灭,即涅槃相,不复更灭。”

  【无禅释义】:这一段几句话都是一个意思,但这层意思的法理很深。圣贤和众生从体性上是无二无别的,这点我们只要稍微多看几部经文就很清楚,但是我们还是会认为二者不同,为什么?因为直观的感觉就是:众生有烦恼、有情绪、有妄念,而入了圣位则彻底解脱,无烦恼、无情绪、无妄念。其实不是的。我们每个人都是究竟解脱的,因为,无论是妄念还是真念,都是当下的一念,烦恼和情绪都是当下的一心,烦恼就是我们把前念当成了当下的一念,其实不是的,念念平等,真念妄念也是平等的,我们感觉自己有烦恼有情绪的这个“感觉”也是一念,念念本身都是迅速寂灭而清净的。我在之前文章也讲过了,佛出世仅为一大事因缘,使众生开佛知见。这个佛知见是什么?很简单,一句话:我们本来就是解脱的。没有证悟就不明白这一点,不明白就误以为凡圣有差别,一旦证悟后就明白人、我、众生没有丝毫差别,凡圣的本心都是如如不动而又寂灭清净的。

  因此,弥勒你授记成佛,那么就应该明白众生也都是佛,并且无二无别。如果弥勒你证得本心的毕竟寂灭,那么众生也一样,因为我们的如来佛性都是毕竟寂灭的,不需要再去寂灭这个寂灭。

  【原文】:“是故弥勒!无以此法诱诸天子。实无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亦无退者。弥勒!当令此诸天子,舍于分别菩提之见。所以者何?菩提者,不可以身得,不可以心得。”

  【无禅释义】:因此弥勒,不要对诸天人导以二乘法,既无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可得可授,亦实无此心可发,也就不存在退转。使这些天人不要妄心分别菩提之见,菩提即是正觉,这个正觉不依身不依心,因此也就不可能由身得,亦不可以由心得。“舍于分别菩提之见”,正念和妄念本就是一体两面,舍于分别正念邪念,当下即是菩提。

  【原文】:“寂灭是菩提,灭诸相故;不观是菩提,离诸缘故;不行是菩提,无忆念故;断是菩提,舍诸见故;离是菩提,离诸妄想故;”

  【无禅释义】:现在开始阐述这个菩提正觉是什么。我们说了正觉就是一个觉悟,也就是证到了如来实相的这个认识,那么,自然这个觉悟不属于任何法,但又囊括一切入世和出世间法,这几段就是举例说明。“寂灭是菩提,灭诸相故。”菩提是如如不动的,不依诸相,那么这个法性自然是寂灭诸相的。

  “不观是菩提,离诸缘故。”菩提本无所观,又无所不观,不在诸缘,因此即是离诸缘。“不行是菩提,无忆念故。”菩提恒常清净,本无所行,所行都是镜中相,而菩提本无相,无相即无忆念,这里的行是色受想行识的行,也就是心行,不是行住坐卧的行,唯识有二十四种心的不相应行法,大家有兴趣可以下来了解。

  “断是菩提,舍诸见故。”诸见断,妄想离。断不是断除一切,而是断惑证真的意思,也就是断后还是要起用,而这个惑就指我们的见思二惑,思惑又叫烦恼障,也就是贪嗔痴慢疑这五个,见惑又叫所知障,也就是五恶见:我见、身见、邪见、边见、戒禁取见。思惑可由次第修行逐渐去除,见惑则需顿解。“离是菩提,离诸妄想故。”菩提也不依妄想生。妄想不仅是我们贪著于这个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我们贪著于佛法和证悟,也是妄想!把凡夫的妄想和修行者的妄想最后都除尽了,才是菩提正觉,否则就仅是发了个求菩提的心。

  【原文】:“障是菩提,障诸愿故;不入是菩提,无贪著故;顺是菩提,顺于如故;住是菩提,住法性故;至是菩提,至实际故;不二是菩提,离意法故;”

  【无禅释义】:“障是菩提,障诸愿故。”菩提本是自然,是如如,不需要发愿,也无愿可发。“不入是菩提,无贪著故。”菩提本无贪诸,因而无须受入,这里的入就是受的意思,对于眼耳鼻舌身意六入都不贪著,即是不入、不受。“顺是菩提,顺于如故。”如如就是菩提。“住是菩提,住法性故。”法性就是如来,如来实相就是菩提。“至是菩提,至实际故。”世间一切有为法都是梦幻泡影,仅有一个实相,就是如来实相,这里的实际就是我们哲学讲的本体。“不二是菩提,离意法故。”不二就是不分别,而起心动意就是有分别。

  【原文】:“等是菩提,等虚空故;无为是菩提,无生住灭故;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不合是菩提,离烦恼习故;”

  【无禅释义】:“等是菩提,等虚空故。”菩提等同虚空,虚空可生万法,万法不碍虚空。“无为是菩提,无生住灭故。”菩提是常乐我净的,因此不属于有为法,不住生灭。“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依菩提正觉得根本智和一切智,了知众生根性和心之所行。古人言:知人者智,自知者明。不了解自己的这颗心,知识再多终究还是无明。“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会是六尘入六根之后的合和会聚,因此叫一合相,一合相就是生住异灭的不实法。因此诸入不会就是不起妄想,一念一念都是平等本无交涉,直心直闻直见,没有心去造作加工和融会。“不合是菩提,离烦恼习故。”合是黏着的意思,也就是不住不执取,要注意与上面“会”字的区别。烦恼就是因缘和合,又意识遍计所执导致,不合即无烦恼。

  【原文】:“无处是菩提,无形色故;假名是菩提,名字空故;如化是菩提,无取舍故;无乱是菩提,常自静故;善寂是菩提,性清净故;”

  【无禅释义】:“无处是菩提,无形色故。”菩提无方所,无形无相。“假名是菩提,名字空故。”菩提本无名字,其性本空,为表事理假名为菩提。“如化是菩提,无取舍故。”菩提如化人之无心,无须取舍,来者自来,去者自去,即是如来正观。“无乱是菩提,常自静故;善寂是菩提,性清净故。”这两句就是字面意思。

  【原文】:“无取是菩提,离攀缘故;无异是菩提,诸法等故;无比是菩提,无可喻故;微妙是菩提,诸法难知故。「世尊!维摩诘说是法时,二百天子得无生法忍。故我不任诣彼问疾」”

  【无禅释义】:“无取是菩提,离攀缘故。”执取就有攀缘,无取即无攀缘之心。“无异是菩提,诸法等故。”以菩提正见观之则诸法平等,无有高下。“无比是菩提,无可喻故。”菩提正觉超越一切假名和世间逻辑,不可能准确的譬喻。“微妙是菩提,诸法难知故。”正法微妙难以思义。

  【原文】:“佛告光严童子:「汝行诣维摩诘问疾!」 光严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诣彼问疾。所以者何?忆念我昔,出毗耶离大城,时维摩诘方入城,我即为作礼而问言:『居士!从何所来?』 「答我言:『吾从道场来。』 「我问:『道场者,何所是?』”

  【无禅释义】:这里的童子不是孩子的意思,是指修证到八地及以上的菩萨,童子表示无漏,也就是漏尽。这一部分,维摩诘居士为光严童子讲述什么是道场,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整个三界处处都是修行道场。新加坡六合图库区,下面的举例,我就挑可能不好理解的地方阐述一下,不一一讲述了。

  【原文】:“答曰:『直心是道场,无虚假故;发行是道场,能办事故;深心是道场,增益功德故;菩提心是道场,无错谬故。”

  【无禅释义】:直心就是不迂曲。发行就是力行,“度化众生”我在《实无众生可度》中讲了,我们很多时候为度众生,结果最后反被众生所度,因此力行就是修行道场。菩提心就是正觉正见因此无错谬,菩提心是以大慈大悲心为根本,以最后的明心见性达至正觉为菩提,是智悲双运的成就。

  【原文】:“布施是道场,不望报故;持戒是道场,得愿具故;忍辱是道场,于诸众生心无碍故;精进是道场,不懈退故;禅定是道场,心调柔故;智慧是道场,现见诸法故。”

  【无禅释义】:最高的布施就是三轮体空,也即是施不望报,《素书》中也有一句:薄施厚望者不报。戒律严谨,则心无所求,无所求即无所愿。忍辱则嗔恨不起,无嗔恨则无碍。

  【原文】:“慈是道场,等众生故;悲是道场,忍疲苦故;喜是道场,悦乐法故;舍是道场,憎爱断故。”

  【无禅释义】:大慈就是等心于众生,如母忆子,众生苦受则等同心受。大悲是悲悯,大悲则有大行,不避疲苦。

  【原文】:“神通是道场,成就六通故;解脱是道场,能背舍故;方便是道场,教化众生故;四摄是道场,摄众生故;多闻是道场,如闻行故;伏心是道场,正观诸法故。”

  【无禅释义】:“神通是道场,成就六通故”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具备一念遍达一切处的如来力,也即是六祖所言:一切自性本自具足,但被各种结使所阻碍了,所谓的神通就是神而通之,神通不是发明创造也不是习得之外物,而是自性开发的本有功能。“解脱是道场,能背舍故。”舍背境界,随心所观,谓之背舍。“多闻是道场,如闻行故。”多闻而不能行,闻则无功,与禽兽同听,闻行一致,则是修道。“伏心是道场,正观诸法故。”伏心则心不妄动,心不妄动则正观诸法。

  【原文】:“三十七品是道场,舍有为法故;谛是道场,不诳世间故;缘起是道场,无明乃至老死皆无尽故;诸烦恼是道场,知如实故。”

  【无禅释义】:“三十七品”就是三十七菩提道品。“谛是道场,不诳世间故。”诳是虚诳之意,不入真谛,则有尘惑妄想,妄想不实即是虚诳。“无明乃至老死皆无尽故。”无明至老死就是指整个十二因缘: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六入缘触,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死。知道缘起性空,则十二因缘毕竟空尽,知道性空缘起,则知无无明亦无无明尽。十二因缘的本义是用来解释前世、今生、后世的轮回本质,这点理解了就证得无常,但,十二因缘不仅在粗况的六道大轮回中,而是我们起的每一念,念念相续都是十二因缘,也即是一念即具备十二因缘,这一点大家很难看见,实体证悟到了,就能证得三轮体空,也就比无常更近一步。希望大家在研习理解十二因缘观的时候,能往这里再深入走一步。“诸烦恼是道场,知如实故。”烦恼本性即是空性,证得了本性,即是如来实性。

  【原文】:“众生是道场,www.635444.com,知无我故;一切法是道场,知诸法空故;降魔是道场,不倾动故;三界是道场,无所趣故;师子吼是道场,无所畏故。”

  【无禅释义】:“众生是道场,知无我故。”无我相即无众生相。“三界是道场,无所趣故。”三界皆是由心而起,六道轮回也是妄心所成,因此无所趣,趣就是趋向。这里的一切法就包括了有为法、无为法、共法、不共法、佛法、魔法。如果不包括魔法和外道法,那么,就不能叫一切法。这句大家也可以用来理解《弟子品》中须菩提与摩诘居士的那一段话。

  【原文】:“力、无畏、不共法是道场,无诸过故;三明是道场,无余碍故;一念知一切法是道场,成就一切智故。”

  【无禅释义】:“力、无畏、不共法是道场,无诸过故。”力就是五力,无畏就是四无所谓,不共法就是十八不共法,之前都讲过了。无诸过就是没有诸多过患。“三明”是指:宿命明、天眼明、漏尽明。证得三明没有余碍。“一念知一切法是道场,成就一切智故。”大乘道,一念则万缘消解,洞彻万物。真正的道场,就是我们的心,我们时时处处的心就是道场。

  鸠摩罗什释:二乘法以三十四心成道。大乘中唯以一念则豁然大悟,具一切智也。

  僧肇释:一切智者,智之极也。朗若晨曦,众冥俱照;澄若静渊,群象并鉴。无知而无所不知者,其唯一切智乎。何则?夫有心则有封,有封则有疆。封疆既形,则其智有涯。其智有涯,则所照不普。至人无心,无心则无封,无封则无疆。封疆既无,则其智无涯,其智无涯,则所照无际,故能以一念一时毕知一切法也。

  【原文】:“如是,善男子!菩萨若应诸波罗蜜教化众生,诸有所作,举足下足,当知皆从道场来,住于佛法矣!』「说是法时,五百天人皆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故我不任诣彼问疾。」”

  【无禅释义】:“诸有所作,举足下足,当知皆从道场来,住于佛法矣!”佛法即是一切法,一切法均是佛法。因此,一切处皆是修行道场。

  【原文】:“佛告持世菩萨:「汝行诣维摩诘问疾!」持世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诣彼问疾。所以者何?忆念我昔,住于静室,时魔波旬,从万二千天女,状如帝释,鼓乐弦歌,来诣我所。与其眷属,稽首我足,合掌恭敬于一面立。我意谓是帝释而语之言:『善来,憍尸迦!虽福应有,不当自恣,当观五欲无常,以求善本,于身、命、财,而修坚法。』”

  【无禅释义】:持世菩萨即持世尊者,五百罗汉第壹佰肆拾柒尊。据《持世经》记载,尊者曾与五百大比丘及诸大菩萨在王舍城迦兰陀竹园听佛陀讲经。尊者心性柔软,有忍辱负重之德,心性沉寂如虚空。五百罗汉就是经文中讲的五百大比丘众,在佛陀灭度后,大迦叶带领五百罗汉完成了第一次经典的集结。因此,后世的论典将大迦叶作为五百罗汉的统领。

  波旬:在经文中,除了波旬,还有一个熟悉的面孔就叫帝释,也叫释提桓因,姓憍尸迦,居住在仞利天,仞利天又叫三十三天,是欲界的第二层,仅高于四天王天。帝释也就是我们经常讲的玉皇大帝。然而,这个曾经还扰乱过佛陀的大魔王波旬呢?波旬并不是修罗道或者地狱的魔鬼,而是天人!不仅这个大魔王是天人,而且是统领整个欲界,是欲界天最高的他化自在天的天主!大家想一想,为什么?《维摩诘经》其实已经给出了答案,包括《华严经》也讲了,大魔王都是大菩萨,来逆行教化众生。大家想一想,如果没有这些烦恼魔、病魔、死魔、天魔,我们还需要修行吗?

  这一段,持世菩萨在静室中,遇到波旬巧扮成帝释,跟从一万二千天女,吹拉弹唱的来到尊者的房间。持世菩萨就对“帝释”讲:憍尸迦,虽然你身为天人享有天人的福报,但不应该自我放纵,恣[zì] 就是放纵。应该观察五欲的无常不实,五欲就是财、色、名、食、睡。明白五欲无常,而于身、命、财这些虚幻之物,去修行金刚不坏的道法,以得善本。

  【原文】:“「即语我言:『正士!受是万二千天女,可备扫洒。』「我言:『憍尸迦!无以此非法之物,要我沙门释子,此非我宜。』「所言未讫,时维摩诘来谓我言:『非帝释也!是为魔来娆固汝耳。』”

  【无禅释义】:这时“帝释”说,希望尊者接受此万二千天女,为你生活起居服务。尊者言:这些不合沙门的仪轨,不合佛法,我不适宜。尊者这里是知道对方好意,委婉的拒绝。还没讲完,维摩诘就来了,告知尊者,这不是帝释,而是魔王波旬,来扰乱蛊惑你的。

  【原文】:“即语魔言:『是诸女等,可以与我,如我应受。』魔即惊惧,念:维摩诘将无恼我?欲隐形去而不能隐,尽其神力亦不得去。即闻空中声曰:『波旬!以女与之,乃可得去。』魔以畏故,俯仰而与。”

  【无禅释义】:这段很简单,就是字面意思。“将无恼我”是指波旬怕维摩诘居士生气忿恨自己。“俯仰而与”描绘的是波旬抬头又低头,最后极为不情愿的将这些天女施于维摩诘的样子。

  【原文】:“尔时,维摩诘语诸女言:『魔以汝等与我,今汝皆当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即随所应而为说法,令发道意。复言:『汝等已发道意,有法乐可以自娱,不应复乐五欲乐也。』”

  【无禅释义】:这段话也是字面意思。“令发道意”也就是前面的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也就是大乘心。

  【原文】:“天女即问:『何谓法乐?』答言:『乐常信佛,乐欲听法,乐供养众,乐离五欲;乐观五阴如怨贼,乐观四大如毒蛇,乐观内入如空聚;乐随护道意,乐饶益众生,乐敬养师;乐广行施,乐坚持戒,乐忍辱柔和,乐勤集善根,乐禅定不乱,乐离垢明慧;乐广菩提心;乐降伏众魔;乐断诸烦恼;乐净佛国土;乐成就相好故,修诸功德;乐严道场;乐闻深法不畏;乐三脱门,不乐非时;乐近同学,乐于非同学中,心无恚碍;乐将护恶知识,乐亲近善知识;乐心喜清净;乐修无量道品之法。是为菩萨法乐。”

  【无禅释义】:这段话讲的就是菩萨行,整体比较简单,我把其中可能会误解的地方挑出来讲一下。“乐观五阴如怨贼”五阴就是五蕴:色受想行识,怨贼指为人所怨恨的坏人。“乐观四大如毒蛇”四大就是地水火风,四大如毒蛇,无时无刻不在吞噬我们的身体,使我们一步步走向死亡。“乐观内入如空聚”内入就是六尘入六识,色声香味触都是有为法,各各本性即空性,因此如同空聚。“乐随护道意”道意就是道心。“乐离垢明慧”就是远离一切垢,明一切慧。“乐成就相好故,修诸功德”即是通过修行功德来成就相好庄严。“乐三脱门,不乐非时”三脱门就是三解脱门,也就是空、无相、无作(也叫无愿)。“不乐非时”:功行未满,则果不可得。未至而求得,是非时行也。

  这段最后,我留一个问题,也就是“乐闻深法不畏”这一句,深法就是深入的大乘佛法义理,这句话在太多的经文中出现过了,但几乎大家都忽略了,忽略了这一句,就忽略了大乘的整个另一面。佛法不都是我们修行者喜闻乐见的吗?为什么我们可能还会感到恐畏?

  【原文】:“于是波旬告诸女言:『我欲与汝俱还天宫。』 诸女言:『以我等与此居士,有法乐,我等甚乐,不复乐五欲乐也。』 魔言:『居士!可舍此女,一切所有施于彼者,是为菩萨。』 维摩诘言:『我已舍矣!汝便将去,令一切众生得法愿具足。』”

  【无禅释义】:波旬要不走诸天女,就激将了一下维摩诘:一切都施与他人的才能叫菩萨,暗含的意思就是:你维摩诘居士既然来此土教化众生,之前的所有言行都是在以身作则,现身说法,就不要舍不得施舍这些诸女而坏了菩萨的榜样。维摩诘舍了之后,也嘱咐了诸天女,希望她们去了之后,发愿让一切众生法愿俱足。法愿就是修行者的发愿。

  【原文】:“于是诸女问维摩诘:『我等云何止于魔宫?』 维摩诘言:『诸姊!有法门名无尽灯,汝等当学。无尽灯者,譬如一灯燃百千灯,冥者皆明,明终不尽。如是诸姊!夫一菩萨开导百千众生,令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于其道意亦不灭尽,随所说法而自增益一切善法,是名无尽灯也!汝等虽住魔宫,以是无尽灯,令无数天子、天女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为报佛恩,亦大饶益一切众生。”

  【无禅释义】:诸女临走时问维摩诘居士,我们应该如何栖止于魔宫,当何所业?诸姊在这里是对同辈女性朋友的亲热称呼,不是姐姐。无尽灯意思是以一灯点燃千百盏灯,比喻以佛法度化无数众生。并嘱咐这一万二千天女回到他化自在天的魔宫之后,先度化诸天子和诸天女,使他们发大乘无上道意,同时为报佛恩,应回向饶益一切众生。

  【原文】:“尔时,天女头面礼维摩诘足,随魔还宫,忽然不现。世尊!维摩诘有如是自在神力、智慧、辩才,故我不任诣彼问疾。”

  【原文】:“佛告长者子善德:「汝行诣维摩诘问疾!」善德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诣彼问疾。所以者何?忆念我昔,自于父舍设大施会,供养一切沙门、婆罗门、及诸外道、贫穷、下贱、孤独、乞人,期满七日。时维摩诘来入会中,谓我言:『长者子!夫大施会不当如汝所设,当为法施之会,何用是财施会为?』”

  【无禅释义】:长者子善德,也叫善德尊者或者善德菩萨,是佛陀在世时的居士。五百罗汉第壹佰陆拾柒尊。这一段讲的是善德的父亲,也是毗耶离城五百长老之一,在其官舍举办了一个施舍大会,“期满七日”就是至第七日。我之前讲过了,七是一个很神奇的数字,不仅是佛教,即便我们的科学和人类生活,很多东西都跟七有关。这时维摩诘过来,批评善德不应该办这样的财施会,而应该办法施之会。财养养身,法养养心。

  【原文】:“我言:『居士!何谓法施之会?』答曰:『法施会者,无前无后,一时供养一切众生,是名法施之会。』”

  【无禅释义】:法施大会,就是向众生施予宣讲大乘无上佛法,大乘深法贯通过去未来现在,又不在过去未来现在,当下即是过未现,当下即可供养诸方三世一切众生。

  【原文】:“曰:『何谓也?』 谓:『以菩提,起于慈心;以救众生,起大悲心;以持正法,起于喜心;以摄智慧,行于舍心;以摄悭贪,起檀波罗蜜;以化犯戒,起尸罗波罗蜜;以无我法,起羼提波罗蜜;以离身心相,起毗梨耶波罗蜜;以菩提相,起禅波罗蜜;以一切智,起般若波罗蜜;”

  【无禅释义】:这段话基本就是字面意思。“以摄智慧,行于舍心”有智慧则不执着于无常之物,因此行于舍心,外舍国财身命,内舍贪爱悭嫉,小舍舍于冤亲,大舍舍于万有,有智慧的人便拿得起放得下,空的智慧就能升起。“檀波罗蜜”就是布施。“尸罗波罗蜜”就是持戒。“羼提波罗蜜”就是忍辱,“以无我法,起羼提波罗蜜”无我,则不需要忍,无忍之忍才是极则。“毗梨耶波罗蜜”就是精进,“以离身心相,起毗梨耶波罗蜜”,有身心则有疲厌,无身心则无有疲厌。

  经文虽然这样讲,但实际操作中可能不是最好的方便之法,比如以南怀瑾老师数十年的经验,对于悭吝之人,你一来就教他布施,几乎是做不到的,等于杀了他,更坚持不下去,反而对于贪官和爱罪犯得不义之财的人你教他布施很容易,甚至可以一掷千金。因此一般南师对于悭吝之人会教他先持戒,几乎都能坚持,等有了一定的佛法义理和福慧功德之心再教以布施,就很容易接受。因此,依文解义,三世佛冤。我们在进行教化的时候,要活用经文,不可固执,以一切方便度化一切众生,只要方向是对的,就不要怕路途的曲折,更不要担心不合佛律,佛法本就是解脱束缚之法,所有的佛规佛律都是为度化解脱众生而制,大家不要执末失本。

  【原文】:“教化众生,而起于空;不舍有为法,而起无相;示现受生,而起无作;护持正法,起方便力;以度众生,起四摄法;以敬事一切,起除慢法;于身、命、财,起三坚法;于六念中,起思念法;于六和敬,起质直心;”

  【无禅释义】:“教化众生,而起于空”,教化众生的第一步就是破有证空性。凡众执于有,修行者易执于空。“不舍有为法,而起无相”舍有为起无相就是断见,不舍有为即是处有不有、处无不无之意。“示现受生,而起无作”虽然示现彼生(身),而心无妄动造作。“护持正法,起方便力”,之前护持正法的责任主要在僧团的肩上,而后世更多的是在居士身上,南怀瑾的这个观点我是认同的。现如今很多大寺庙,我可以毫不客气的讲,100个就有99个即便没有商业化,也景区化了,即便没有景区化也职业化了,之前为证果和济度众生而入空门的僧人,不少的都变成了追求清闲避世的职业僧,要么就是:为求无事批袈裟,披上袈裟事更多。

  “以敬事一切,起除慢法”有慢则无敬,有敬则无慢。十年前,我在英国留学的时候就深刻感觉到了这个敬和慢,我们都说英国人很绅士,我身边确实也有在英国家庭地位很尊崇的朋友,确实对大家特别是我们发展中以及落后国家的同学特别的礼貌绅士,但,我能明显感觉到,这是一种自上而下的俯视的礼貌,让我内心深处很不自在,后来才明白这就是有供高我慢的敬事。“敬事一切”这里的事是动词。

  “于六念中,起思念法”六念就是:念佛、念法、念僧、念施、念戒、念天。起思念法就是心意识时时不离六念。“于六和敬,起质直心”六和敬既是:见和同解、戒和同修、身和同住、口和无诤、意和同悦、利和同均。质直心就是质朴心和直心。

  【原文】:“正行善法,起于净命;心净欢喜,起近贤圣;不憎恶人,起调伏心;以出家法,起于深心;以如说行,起于多闻;以无诤法,起空闲处;趣向佛慧,起于宴坐;解众生缚,起修行地;以具相好及净佛土,起福德业;”

  【无禅释义】:“正行善法,起于净命”净命就是不以邪心为命。“以出家法,起于深心”出家如果仅是为避世清净的话,就是浅心,出家为无为法,为证得佛果,为度化众生即是深心。“以如说行,起于多闻”闻而无行等于无闻,如说行就是经文最后的那四个字:依教奉行,也有写作欢喜奉行。“以无诤法,起空闲处”无诤即是闲居。“趣向佛慧,起于宴坐”宴坐之前已经讲了,不依身、不依心,不依亦不依,于三界中不住身心相即是宴坐,即是佛慧。

  【原文】:“知一切众生心念,如应说法,起于智业;知一切法不取不舍,入一相门,起于慧业;断一切烦恼、一切障碍、一切不善法,起一切善业;以得一切智慧、一切善法,起于一切助佛道法。如是,善男子!是为法施之会。若菩萨住是法施会者,为大施主,亦为一切世间福田。”

  【无禅释义】:“知一切众生心念,如应说法,起于智业”明了一切众生心之所趣,如其应该摄受何种教化而为说法,这就是菩萨的方便智。“知一切法不取不舍,入一相门,起于慧业”就是入不二法门,我们留待后面讲。后面几句就是字面意思。

  【原文】:“世尊!维摩诘说是法时,婆罗门众中二百人,皆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我时心得清净,叹未曾有,稽首礼维摩诘足,即解璎珞,价直百千以上之。不肯取。我言:『居士!愿必纳受,随意所与。』”

  【无禅释义】:善德听闻维摩诘居士所讲之后,将颈上佩戴的珠宝饰品赠与居士。维摩诘拒绝了,善德说:希望居士受纳,随意处置(赠送和施与他人)。

  【原文】:“维摩诘乃受璎珞,分作二分,持一分施此会中一最下乞人,持一分奉彼难胜如来。一切众会皆见光明国土难胜如来,又见珠璎在彼佛上,变成四柱宝台,四面严饰,不相障蔽。时维摩诘现神变已,作是言:『若施主等心施一最下乞人,犹如如来福田之相,无所分别,等于大悲,不求果报,是则名曰具足法施。』”

  【无禅释义】:维摩诘将此项链分成两份,一份供养难胜如来,一份施与毗耶离城中最贫苦的乞士。又作是言:如果你以平等心施舍最贫苦的下人,即同如来的福田,没有分别,同于佛的大悲心,不求报答,这样的行为就是法施俱足。

  【原文】:“「城中一最下乞人,见是神力,闻其所说,皆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故我不任诣彼问疾。」 如是诸菩萨,各各向佛说其本缘,称述维摩诘所言,皆曰:不任诣彼问疾。”

  弥勒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诣彼问疾。所以者何?忆念我昔,为兜率天王及其眷属,说不退转地之行。时维摩诘来谓我言:『弥勒!世尊授仁者记,一生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用何生得受记乎?过去耶?未来耶?现在耶?若过去生,过去生已灭;若未来生,未来生未至;若现在生,现在生无住。如佛所说:比丘!汝今即时亦生、亦老、亦灭。若以无生得受记者,无生即是正位,于正位中,亦无受记,亦无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云何弥勒受一生记乎?为从如生得受记耶?为从如灭得受记耶?若以如生得受记者,如无有生;若以如灭得受记者,如无有灭。一切众生皆如也,一切法亦如也,众圣贤亦如也,至于弥勒亦如也。若弥勒得受记者,一切众生亦应受记,所以者何?夫如者,不二、不异。若弥勒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一切众生皆亦应得,所以者何?一切众生,即菩提相。若弥勒得灭度者,一切众生亦应灭度,所以者何?诸佛知一切众生毕竟寂灭,即涅槃相,不复更灭。是故弥勒!无以此法诱诸天子。实无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亦无退者。弥勒!当令此诸天子,舍于分别菩提之见。所以者何?菩提者,不可以身得,不可以心得。寂灭是菩提,灭诸相故;不观是菩提,离诸缘故;不行是菩提,无忆念故;断是菩提,舍诸见故;离是菩提,离诸妄想故;障是菩提,障诸愿故;不入是菩提,无贪著故;顺是菩提,顺于如故;住是菩提,住法性故;至是菩提,至实际故;不二是菩提,离意法故;等是菩提,等虚空故;无为是菩提,无生住灭故;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不合是菩提,离烦恼习故;无处是菩提,无形色故;假名是菩提,名字空故;如化是菩提,无取舍故;无乱是菩提,常自静故;善寂是菩提,性清净故;无取是菩提,离攀缘故;无异是菩提,诸法等故;无比是菩提,无可喻故;微妙是菩提,诸法难知故。』

  光严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诣彼问疾。所以者何?忆念我昔,出毗耶离大城,时维摩诘方入城,我即为作礼而问言:『居士!从何所来?』

  「答曰:『直心是道场,无虚假故;发行是道场,能办事故;深心是道场,增益功德故;菩提心是道场,无错谬故;布施是道场,不望报故;持戒是道场,得愿具故;忍辱是道场,于诸众生心无碍故;精进是道场,不懈退故;禅定是道场,心调柔故;智慧是道场,现见诸法故;慈是道场,等众生故;悲是道场,忍疲苦故;喜是道场,悦乐法故;舍是道场,憎爱断故;神通是道场,成就六通故;解脱是道场,能背舍故;方便是道场,教化众生故;四摄是道场,摄众生故;多闻是道场,如闻行故;伏心是道场,正观诸法故;三十七品是道场,舍有为法故;谛是道场,不诳世间故;缘起是道场,无明乃至老死皆无尽故;诸烦恼是道场,知如实故;众生是道场,知无我故;一切法是道场,知诸法空故;降魔是道场,不倾动故;三界是道场,无所趣故;师子吼是道场,无所畏故;力、无畏、不共法是道场,无诸过故;三明是道场,无余碍故;一念知一切法是道场,成就一切智故。如是,善男子!菩萨若应诸波罗蜜教化众生,诸有所作,举足下足,当知皆从道场来,住于佛法矣!』

  持世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诣彼问疾。所以者何?忆念我昔,住于静室,时魔波旬,从万二千天女,状如帝释,鼓乐弦歌,来诣我所。与其眷属,稽首我足,合掌恭敬于一面立。我意谓是帝释而语之言:『善来,憍尸迦!虽福应有,不当自恣,当观五欲无常,以求善本,于身、命、财,而修坚法。』

  「即语魔言:『是诸女等,可以与我,如我应受。』魔即惊惧,念:维摩诘将无恼我?欲隐形去而不能隐,尽其神力亦不得去。即闻空中声曰:『波旬!以女与之,乃可得去。』魔以畏故,俯仰而与。

  「尔时,维摩诘语诸女言:『魔以汝等与我,今汝皆当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即随所应而为说法,令发道意。复言:『汝等已发道意,有法乐可以自娱,不应复乐五欲乐也。』天女即问:『何谓法乐?』答言:『乐常信佛,乐欲听法,乐供养众,乐离五欲;乐观五阴如怨贼,乐观四大如毒蛇,乐观内入如空聚;乐随护道意,乐饶益众生,乐敬养师;乐广行施,乐坚持戒,乐忍辱柔和,乐勤集善根,乐禅定不乱,乐离垢明慧;乐广菩提心;乐降伏众魔;乐断诸烦恼;乐净佛国土;乐成就相好故,修诸功德;乐严道场;乐闻深法不畏;乐三脱门,不乐非时;乐近同学,乐于非同学中,心无恚碍;乐将护恶知识,乐亲近善知识;乐心喜清净;乐修无量道品之法。是为菩萨法乐。』

  「维摩诘言:『诸姊!有法门名无尽灯,汝等当学。无尽灯者,譬如一灯燃百千灯,冥者皆明,明终不尽。如是诸姊!夫一菩萨开导百千众生,令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于其道意亦不灭尽,随所说法而自增益一切善法,是名无尽灯也!汝等虽住魔宫,以是无尽灯,令无数天子、天女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为报佛恩,亦大饶益一切众生。』

  「尔时,天女头面礼维摩诘足,随魔还宫,忽然不现。世尊!维摩诘有如是自在神力、智慧、辩才,故我不任诣彼问疾。」

  善德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诣彼问疾。所以者何?忆念我昔,自于父舍设大施会,供养一切沙门、婆罗门、及诸外道、贫穷、下贱、孤独、乞人,期满七日。时维摩诘来入会中,谓我言:『长者子!夫大施会不当如汝所设,当为法施之会,何用是财施会为?』

  「谓:『以菩提,起于慈心;以救众生,起大悲心;以持正法,起于喜心;以摄智慧,行于舍心;以摄悭贪,起檀波罗蜜;以化犯戒,起尸罗波罗蜜;以无我法,起羼提波罗蜜;以离身心相,起毗梨耶波罗蜜;以菩提相,起禅波罗蜜;以一切智,起般若波罗蜜;教化众生,而起于空;不舍有为法,而起无相;示现受生,而起无作;护持正法,起方便力;以度众生,起四摄法;以敬事一切,起除慢法;于身、命、财,起三坚法;于六念中,起思念法;于六和敬,起质直心;正行善法,起于净命;心净欢喜,起近贤圣;不憎恶人,起调伏心;以出家法,起于深心;以如说行,起于多闻;以无诤法,起空闲处;趣向佛慧,起于宴坐;解众生缚,起修行地;以具相好及净佛土,起福德业;知一切众生心念,如应说法,起于智业;知一切法不取不舍,入一相门,起于慧业;断一切烦恼、一切障碍、一切不善法,起一切善业;以得一切智慧、一切善法,起于一切助佛道法。如是,善男子!是为法施之会。若菩萨住是法施会者,为大施主,亦为一切世间福田。』

  「世尊!维摩诘说是法时,婆罗门众中二百人,皆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我时心得清净,叹未曾有,稽首礼维摩诘足,即解璎珞,价直百千以上之。不肯取。我言:『居士!愿必纳受,随意所与。』

  「维摩诘乃受璎珞,分作二分,持一分施此会中一最下乞人,持一分奉彼难胜如来。一切众会皆见光明国土难胜如来,又见珠璎在彼佛上,变成四柱宝台,四面严饰,不相障蔽。时维摩诘现神变已,作是言:『若施主等心施一最下乞人,犹如如来福田之相,无所分别,等于大悲,不求果报,是则名曰具足法施。』

  「城中一最下乞人,见是神力,闻其所说,皆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故我不任诣彼问疾。」

  ※ 【公案】香严智闲:“一击忘所知,更不假修持。动容扬古路,不堕悄然机。”

  原创声明:本公众号内容均是源于对经文的理解以及实证感悟,欢迎讨论,随喜分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